您是哪位??

今天一出门风就把我的伞给吹折了,逆风走还吹的我摔了一跤。到公司后发现外边的风越来越大了,海水也涨起来了,慢慢的把马路都给淹了,车站站牌都找不着在哪了。风最大的那一会把玻璃都吹破了好几块,而且玻璃还是碎成那种和沙子一样细的颗粒。下班的时候发现回家的路已经被挡住了,路边的树全倒了,风大的没法走。楞是在公司待到晚上10点才敢出门回家。

我不喜欢吃肉包子!

把自己写的第一篇文重写了一遍

--------

睁开眼什么都看不清,只有黑乎乎一片。摸索了半天找到手机,薛之谦眯着眼睛想要看清屏幕上的数字,强烈的灯光和环境形成对比,好一会眼睛才适应,3:22。
躺在旁边的人已经熟睡了,能听见微微的呼吸声。薛之谦轻轻掀开被子,打开半掩着的门,离开了这狭小到他无法喘息的空间。
坐在阳台上放的小沙发上,夜里的城市任然沸腾,难怪失眠的人越来越多了。
戴上耳机听着伤心情歌,又挨过一夜。
守着时间,6:30。洗漱完毕,他拿出行李箱整齐叠好的衣服,换下身上的睡衣。
把冰箱里冻着的包子拿出来,全是肉包子,放到蒸锅里,盖上盖子。
提着行李打算离开。
“差不多该醒了吧。”他轻轻合上大门。

闻到包子的肉香,他的意识渐渐清醒。睁开眼,右手边的人儿不在。
“又走了。”他胡噜了一把睡乱的杂毛,一脚踹开厚重的被子。
每天早上醒来男朋友都不在自己身边,早早地就把早餐准备好,但是连个人影都看不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只咬了那么一口,肉包子的汤汁流的满手都是。
把擦完手的纸巾甩在桌上,拿起另一个包子放到嘴里。
“怎么全是肉包子。”他看着满满的肉馅说,“我现在只想吃甜的。”
洗掉满手的油腻后,他拿出手机发微信给薛之谦。
“这几天不是没通告吗?”
大张伟听完第28首歌后才收到回复
“不好意思啊大老师,我现在在忙晚点再和您说。”
“大老师”“您”就跟那什么似的,跟电视剧里猝不及防地广告一样突兀,明晃晃的不合时宜。
“嚯薛老师,您现在可真是了不得了——”手机屏幕暗了下来,红色的电量警告。
“靠!”
“这手机也是薛之谦歌迷不成?骂都不给骂。”
无人可骂,只能跟手机较劲了。拉开房间的抽屉,找充电宝给手机充电。
抽屉里还放着两张动画片儿的电影票,张伟用力地将抽屉推回去,说:“得得得,今个儿继续弄歌吧。”

那之后也没再等来薛之谦的微信,悄咪咪地给薛之谦的经纪人张鸣鸣发微信问:“你家艺人是不是手机坏了?”
得到否定的答案是必然的,更来气的是张鸣鸣还说自家艺人最近网瘾可重了,天天发朋友圈。
“了不得了不得,还把我屏蔽了。”手机往沙发上一甩,拿起绿茶喝了一大口,喝完觉得还是不爽。
“发什么火呢你,别瞎折腾了。”看他闹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刘迎看不下去。
“为什么最近都没和薛老师一块儿的通告?”他托着腮帮子,明明在跟刘迎说话眼神却盯着手机。
“我倒是想给你借,省的你节目上都没精神开玩笑。”她顿了顿说,“但是吧人薛老师那边都给拒了,你是不是跟人吵架了。”
“没有…他单方面冷战我。”
大张伟把刚才甩在沙发上的手机拿在手上,估摸着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心里先拟好稿就给薛之谦发微信。
“薛老师~”
“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薛老板”
“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薛之谦”
“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吱吱”
“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欠钱~”
“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嚯,您以为这是qq啊还能自动回复?”
“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你朋友圈屏蔽我这事我知道了。”
“……”
“…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我不知道你在生什么气,但是吧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要互相磨合吗?”
“神经病啊你谁跟你在一起了。”没忍住发了出去,马上给自己找补,“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咱俩都小灯儿一关哎哟我去了,再说了我都跟你表白了你还答应了。”
“你什么时候表白了!”继续找补,“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看来您是睡糊涂了。”
“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薛之谦”
“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我”
“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喜欢你。”
“不好意思啊大老师现在没空晚点聊。”
“你说真的吗?!!”
“哎哟喂不好意思啊薛老师我现在没空咱晚点聊吧。”
“大张伟!!”

打电话给大张伟,亲耳听到那句等了许久的话后,哒哒哒地发微信给张鸣鸣说:“那个…南京商演还是接下来吧。”

后来薛之谦才知道大张伟真的跟自己表白过,不过是在内个内个的时候……所以他没当真也不记得了。他也才知道大张伟每次都吃肉包子吃腻了已经。才知道那天大张伟原本想跟他去看电影的。
之后大张伟也才知道薛之谦屏蔽他的那些朋友圈都是在数他们分开的日子。才知道薛之谦以为他喜欢吃肉包所以每次都只蒸肉包子,才知道薛之谦晚上经常不安地睡不好觉。
“我以后给你煮豆浆喝~”薛之谦在大张伟的胸口蹭了蹭。
“得得得,我每天晚上都搂着您睡,就是我这小胳膊小腿的受累了。”
“大张伟!我生气了你可就惨了,我会逼你吃三餐的肉包子。”

「大薛」幼稚鬼

  薛之谦趁着大张伟睡熟了,踮着脚尽量不发出声音走进了他收藏那些动画片儿手办的房间,他拿着从他包里翻出来的钥匙打开了玻璃柜。
  张伟特别宝贝他的手办,他从来不让人碰他的玻璃柜和里边的东西,除了给薛之谦展示过两回,就没其他人进过他这房间。
  每次回到家里,他做的第一件事必定是在进房间里把手办拿出来擦一擦。观赏一会再放回去锁上。
  薛之谦不爽这件事很久了,心想:“怎么着!这些手办还比我重要吗!”
  他其实也没想对手办做什么事情,就是觉得张伟那么宝贵它们他气不过,他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个手办,是family guy里面的peter。这是张伟的头像所以薛之谦特别记住它了。
  他狠狠的拍了Peter两下,说:“你说你过不过分,你都有老婆了还抢我男人。”对着手办念叨了一会,他觉得没意思就把手办放了回去。
  
  薛之谦忘记大张伟是个处女座了,特别敏感。第二天他就拉着薛之谦进他那个收藏室,哭唧唧地说:“薛,我觉得家里边遭贼了!”
  “哈?哪有啊?你丢东西啦?”
  大张伟指手画脚认真的跟他解释说“不是,就我内手办他的角度变了!本来他是微微向左的,现在居然是向着正前方你知道吗!肯定有贼!”
  薛之谦在心里骂了无数个神经病啊,就那么点变化居然都被他看出来了。
  薛之谦轻轻地把移位的手办转向左边。
  他拉着大张伟不停在冒汗的手说“对不起啦,是我弄的。”
  “不是,你没事恁我手办干嘛,你又不喜欢这个。”
  “可是你喜欢啊!”
  大张伟一副“你不讲理啊”的样子和薛之谦说话,说着话还把手叉腰上了。
  “我喜欢这个和你弄它这件事有关系吗?”
  “你!”薛之谦扭头就跑出了收藏室,全然不记得现在应该是大张伟在生气才对,反客为主。
  他回到了他们的房间,拿了几件衣服和一盒一次性内裤,随意地扔进背包里。
  “薛,你这是要干嘛?”看到薛之谦这么激烈的反应,大张伟明显慌了…他到现在也没懂薛之谦干嘛要动他的手办,也不知道薛之谦为什么生气。
  “离家出走!”说完,提着背包离开了。
  大张伟看着被狠狠关上的门,只能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抱怨说:“哎哟喂,我的祖宗啊。动我手办先的是您内,还生起气来了。”
  
  Ⅰ.朱桢
  那天薛之谦就在附近的酒店办理入住了,那天晚上他又失眠了,他告诉自己这是因为睡不惯酒店的床,这是因为旧病复发了。反正他拉不下面子说这是因为大张伟。
  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一直等到早上5点,卡着一个合适的时间出门去朱桢家找他,时间问题是很重要的,要是太早了会被说没有性生活,要是在等下去薛之谦会无聊致死。
  敲了几下门又按几下门铃,在接近1分钟的轰炸后,朱桢家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他打了两个大大的哈欠才缓缓开口说“你这么早来我家干嘛…”
  “谈演唱会的事。”他也不管人家乐不乐意,径直地走进朱桢家在客厅沙发上坐下。
  朱桢关上门,坏笑着走过来对说:“我每场都去,你家张伟哥不生气啊?”
  看着薛之谦突然皱着的眉头瘪着的嘴巴,朱桢慌了。
  我靠!我说错了什么!明明是我睡觉被打扰了!!他怎么还一脸委屈!
  “吵架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喝酒去吧。”薛之谦一脸受了很大委屈的样子。
  朱桢叹了叹气,一边说话一边拉着薛之谦胳膊把他送出门外“喝什么酒大早上的。演唱会都开了好几场了还讨论什么,有变更你微信跟我说。吵架了就赶紧回去说清楚赶紧和好,别每天跟丢了魂似的。”
  薛之谦愤怒地踢了踢朱桢家大门,力量不大也不轻,对门没有任何伤害只是他脚有点痛。
  门内传来朱桢嘶吼的声音“不要再踢我家门了!你快点回去!”
  薛之谦看了看手表……
  才六点…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
  
  Ⅱ.张鸣鸣(1)
  大张伟从经纪人那里要来了薛之谦经纪人的电话,发了条短信给她。
  “你家老板这几天没什么事吧?”
  “您是哪位?”
  “我大张伟。”
  “大老师啊,我家老板怎样你还用得着问我?”
  “……”
  莫名感受到低气压的张鸣鸣,马上把自家老板最近在准备演唱会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连老板最近吃的什么东西穿的什么衣服鞋子的都告诉了大张伟,反正能想到的都说了。
  “嗨……我是想问他心情怎么样?”
  “挺好的啊……每天都乐呵呵的”张鸣鸣生怕自己又说错话,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大张伟再回信。
  大张伟在看到“挺好的啊”这四个字的时候,莫名的就冒火……手机一甩飞到地上去了…反正他的手机壳全方位保护手机,他也不怕裂。
  张伟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绿茶,喝了一口就嫌弃地塞回冰箱了。
  我这绿茶是不是过期了?怎么这么难喝。
  叹了叹气,在房间柜子里找到许久不抽的烟,点上一根。
  果然还是烟好。
  
  Ⅲ.张鸣鸣(2)
  薛之谦熟练的打开了小号在搜索框上输入“大张伟”。
  这是什么啊!怎么粉丝也吵起来了!!
  “饭随爱豆”还真是有道理,自己和大张伟吵架了,粉丝也吵起来了。吵就吵吧……不是有句话说“趁年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上一秒薛之谦还是这么想的,但是……这些粉丝都说的什么话啊!太过分了吧!没礼貌……
  张鸣鸣站在旁边看着老板的表情从平静到愤怒,比看宫斗戏还刺激。生怕他下一秒就要把人拖出去斩了……
  “你要不要和大老师商量一下,发个微博?”
  “哈?才不要嘞。”
  薛之谦心情变化确实快,上一秒还为粉丝过分的语言生气,这一会吧又一脸傲娇。
  我才不管嘞!
  大张伟那家伙这几天都没联系我!他一点都不在意我我才不要主动找他!
  “你俩吵架了?”
  “没有!现在已经不是吵架的问题了!我要和他分手。”
  “哈?”
  刚才气势汹汹扬言要分手的薛之谦现在又垂这眼睛,似乎还泛着泪光。
  “都几天了…他都没找我……”
  “他找我了啊,还发短信问我你怎么样……”
  “张鸣鸣你不早说!”突然活过来了,坐不住站了起来。
  看老板这么激动,张鸣鸣怂了,小声地说
  “可是……我回他说你特别好每天都很开心……”
  “你说什么?你说大声点!”
  “我说我回他说你心情特别好每天都很高兴!”
  “这下完蛋了……”
  
  Ⅳ.小跟头
  趁着节目的中场休息时间,张伟瘫在椅子上休息,拿出手机打开微博,首页上还是一片狼藉。他眼睛瞄到自家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马上按灭了屏幕。
  小跟头跑到他跟前说:
  “大老师,刚才薛之谦工作室来电话了。说希望我们两边工作室一起发个微博解决一下这次的事”
  “工作室发微博?”他轻哼冷笑了一声,心想薛之谦可真厉害都这样了还不和他联系。
  “您觉得如何?”
  “不准发,拒绝!”说完话扭头不看小跟头了,小跟头无奈的看了看周围其他的工作人员,也没见有人打算说话…
  他们纷纷用眼神示意小跟头,大概是在说情侣吵架了都这样你就别管了气头上呢。
  谁也没想到…那天下午大张伟就自己发了微博……
  “两口子??这秀的!就是为了秀恩爱不让我发微博?可真够来劲儿的。”
  看到微博的小跟头气的想摔手机!
  
  Ⅴ.陈陈
  为了第二天的演唱会薛之谦连夜排练了,第二天白天才终于躺着睡了一会。
  下午陈陈过来给他弄发型,薛之谦一直低着脑袋看手机。
  “干嘛呢!把脑袋抬起来。你这样我没法弄。”
  陈陈说他了,他才抬起脑袋。没一会又低下脑袋看手机!反复几次后陈陈有点生气了“别再看了!你家绿毛都说你是兄弟了,再看我就把你也调染绿色,让你俩成为绿毛兄弟。”
  “什么啊!你也看到那条微博了是不是!你说气不气啊!居然说……”
  居然说我是兄弟……
  看到薛之谦委屈的样子,陈陈没忍住,扭过头捂着嘴偷笑。
  “笑屁啊…帮我把头发颜色染深点……”薛之谦翻了个大白眼。
  “不染绿毛?说好的兄弟呢?”
  “他现在都是黑毛了好吗!绿毛已经是过去式了。”
  “好好好。”
  演唱会结束后薛之谦难得没有和他们去吃宵夜庆功,大家也都累了纷纷回家回酒店休息去了。
  刚回到家里陈陈就看到微博里的提醒,薛之谦回复大张伟了“爱你爱你爱你伟哥哥……”
  想起下午薛之谦一脸委屈的样子,他心想薛之谦绝对是故意的……
  
  Ⅵ
  两人好几天没联系了更别说见面了……没想到居然要一块录节目还要一块合唱。
  一直到13号那天,大张伟终于还是怂了给薛之谦打了个电话…从心嘛
  卧槽!挂我电话!
  “薛之谦你居然挂我电话!!有本事你下午别来。”大张伟气冲冲地发了条微信给薛之谦。
  “我没本事。”
  薛之谦确实没本事,下午彩排的时候准时到了。
  “auv薛老师,您这么有本事的人居然还能来彩排可真是个意外啊。”
  一见着薛之谦,大张伟就用上午挂他电话那事贫他,薛之谦憋了他一眼。
  “我可没本事不来彩排啊大~老~师~”故意拖长了语气。
  张伟瞪着他,突然脑袋顶了过来撞了撞额头,薛之谦痛的大叫了一声。
  薛之谦捂着额头想臭骂张伟,张伟看着他摇了摇头,迅速地赶在他开口说话前亲了上去。
  这一刻他俩是默契的,兴许是因为这几天的小离别,他俩同时想到了他们的第一次接吻。
  
  (据说,跟吸烟的人接吻的话,不吸烟的那一方会尝到苦味,吸烟的那一方则会感觉到对方的舌头是甜的。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薛之谦想到了这个传言。
  “……恩,好苦啊,大老师。”薛之谦大喘着气,耳朵和脸都憋的发红。
  明明就很甜……
  虽然张伟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他只是微微勾起嘴角对薛之谦说:“既然这样…那以后就不亲你了。”
  “哈?”薛之谦的脸气的更红了,他抬腿就想踢大张伟。没想到大张伟已经撅好屁股等着踢了。
  “神经病啊你!”
  “不过说真的啊,薛。”他一边拆着手上的糖果包装纸一边一脸正经的看着薛之谦说话。
  “恩?”
  “以后不要喊我大老师。”
  拆好的糖果放到自己嘴里,抱着薛之谦的脑袋亲了上去。
  真的好甜啊)
  
  好的好的镜头拉回来。
  薛之谦推开了大张伟,愤怒的说:“怎么这么苦!你是不是又抽烟了。不是说好的戒了吗怎么又抽上了。”
  张伟瞪了瞪眼似乎还带着笑意,嘴又贫上了。
  “薛老师,咱俩可是闹分手来着,我吸烟你管得着么。”
  说着话还从口袋中拿出一盒烟,挑衅地看着薛之谦。薛之谦哼了一声一把抢了过来。
  “你也知道咱俩在闹分手,那你还亲我!你都亲我了还不给我管。”
  (ಥ_ಥ)张伟的表情大概是这样的。
  “既然你要管我,那就不要和我闹分手啊。”说着话,还把脑袋埋在薛肩上蹭了蹭。
  “哼,才不要。你手办比我重要!你和它交往吧!”
  张伟笑着说
  “手办的醋你也吃?”
  “才没有!”
  “薛~我的手办你想怎么动都行,我的头像马上就换。”
  “那烟呢?”
  “烟也不抽了,回去都上缴给你行了吧。”
  “勉强接受了,一个星期的试用期。”薛用手指戳了戳大张伟。
  “我这么优秀的应该直接上岗。”
  “臭不要脸。”

胆小鬼

滴答滴答……
分分秒秒时间流去,电视屏幕上大概放的是某个综艺节目吧,节目里嘉宾的笑声很是刺耳。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眼睛盯着屏幕,心却不知跑去哪了,也可能哪也没去吧,只有空白。
他从上衣内衬的口袋里拿出一盒烟和打火机,点上烟放到嘴里吸了两口,接着拿出了手机打开微信,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为什么就是不理我呢。”

昏暗的舞台后,穿着宽松不合身的T恤的男人手上拿着香烟,在烟雾的缠绕下,他头顶上的绿毛像是沾了灰,有点颓。
“大老师……”鼓起勇气想向前面那个人打个招呼,可终究声音是颤抖着渐渐虚下去了,想着自己这么做对方会很困扰吧。

两人坐在桌前任由着化妆师往自己脸上抹东西,旁边的人和染着紫色头发的经纪人在讨论着些什么。兴许是因为通过镜子看到他们的脸上挂着笑容,一时间晃了神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他突然将堆满笑容的脸转向了自己…原来是自己下意识的将头转过去看着他们,他可能是不爽了吧,真尴尬……
“怎么着?薛老师,您也要一块去吗?”
“呃……不了不了。”虽然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还是拒绝的好吧,‘我可不想给他造成困扰。’

“鸣鸣,下半年少接点综艺吧。”
害怕见到他,害怕在他面前露出不知所措窘迫的样子。这样子对彼此都好,我也能创作出新歌了吧?




舞台上站着的男人,也许是在黑色衣服的衬托下显的他特别白。上一分他还在深情的唱歌,这一分他已在舞台上乱蹦乱跳,他的说话声他的笑声在我脑里久久散不去,真是太吵了。‘这家伙可真像个小丑啊。’
录制期间挤出来的那点休息时间,那个人看起来似乎没打算休息,昏暗的环境下他手机屏幕的亮光照着他的脸,他好像苍老了许多。
“薛老师,小丑也是会累的。”

您收到一条新的微信消息!
看着对方几小时前发送的消息,久久盯着屏幕,对话框上删删减减,最后一个字也没发出去,不知该如何是好。所以说啊,我真的不太会用微信。

今天早上见到他的时候,我主动开口打招呼,这样能不能稍微缓解一下没有回他微信的尴尬?
他也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早上好。”,也没再多说话,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百度搜索框内打上“知乎”二字
“面对某个人时不知所措该怎么办?”
“通常有两种情况:一、这个人是你的上司长辈,你惧怕他;二、你喜欢这个人。建议你对症下药。”

跟经纪人谈了点工作上的事,她笑了笑说:“别老想那些事儿,待会工作结束和我们几个人一块去撸个串?”
“不去。”
突然她用示意我看向另一边,薛之谦此时正呆滞的看着我们‘他在想什么呢。’
“怎么着?薛老师,您也要一块去吗?”
对方楞了几秒后才回了句“不了不了。”他对着我尴尬的笑了笑。
‘什么时候他的笑容变得和他的歌一样虐人了。’

“好久没和薛老师一块儿录节目了。”
“他下半年综艺接的少。”
怪异的感觉在心里滋生,慢慢地侵略了我的心脏。开始呼唤他的名字,讲和他有关的事,这样好像能稍微好受点。


跨年的时候,他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在对话框中打上“新年快乐!”
‘这种短信大概会被当做群发的直接无视掉吧如果是大张伟的话。’

他从舞台上走下来,从口袋中拿出响了好几十次的手机,在一大堆祝福的消息中找出了薛之谦发的祝福。

“薛老师,新年快乐(*´∀`*),您这么挂记着我呢?”

“神经病啊你!这是群发!群发!”

“那你以后可别给我发了。”

“……”

“我想收到专属于我的微信消息。”

“大张伟你可真是个混蛋!”

“那您可得小心点了,混蛋打算在你这撒泼打滚不走了。”

喜欢你就调戏你

http://iwanttorememberhisgreenhairforever.lofter.com/post/1eb9b571_f74dc2

之前写的一篇,这回这一篇算是替张伟报仇啦!
---------------------------------
“大老师…”
“薛老师您这是秃顶了还是怎么着了,一大早两眼泪汪汪的。”
“神经病啊你!”
“薛老师,要是生活过不去就学我染点绿毛。”
“大老师,我昨天通宵看您节目和访谈了…”
“怎么啦”
“你真是好惨哦,怎么会这样呢那节目怎么可以这么虐你呢你说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让你去参加那节目……”
薛之谦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大张伟不忍心自己耳朵遭这罪,想着怎么阻止薛之谦。
“嗨,那都是为了赚点钱嘛”
“你别不当一回事,我跟你说那真是可过分了。那些网友真的是躲在屏幕后面什么都敢说……”
停不下来
“不是……嗨”
薛完全不理大张伟,继续说他的……
……大张伟看没法用语言阻止他就用行动好了。
没错!我们人间精品大老师直接亲上去,堵住了薛之谦的嘴不让他说话。
好一会才放开薛之谦
“恩?安静了?”
“大老……”
见薛之谦又说话,大张伟又亲了上去。
“你”
又说话,亲上去!
“我…”
3啾
“大!”

“什么玩意!”

“……”
“哈哈,薛你真可爱。”看着薛之谦憋红了脸,但又不敢说话的样子,大张伟觉得可爱极了。
“什么鬼啊你!”后果可想而知,所以那天薛之谦是捂着嘴仓皇地跑掉的。

薛之谦那天纠结了一晚上大张伟为什么要亲他……喜欢他还是在戏弄他……

后来再见面就是上学啦节目录制的时候,抬头不见低头见,薛之谦想躲大张伟也躲不过去…

也不知大张伟发了什么疯中了什么邪,从见到薛之谦开始就疯狂的调戏他!对!调戏!

“薛老师好久不见啦!您穿校服可真好看。”
“神经病啊你!”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薛老师您唱歌可真是诱人~”
“哪有人用诱人形容别人唱歌的!”

“哈哈,大张伟你脸怎么了!”
“他们在我脸上画的…”
“让我看看他们都画了什么…”
“薛老师要看就进厕所来看,你想看什么都给你看。”
“……还是算了吧”

“今天上课用力过猛了,撞得我现在都奶疼。”
“怎么着?需要我帮你揉揉吗?”
“才不要嘞。”

今天一路围观过来的鹿晗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人,发出了“大老师真可怕”的感叹。

“薛~今晚我们俩一个房间吧~”
“呃……张丹峰你不是说要和我一个房间吗……”
“对对对,谦谦我们一个房间吧。咱俩熟络熟络。我之前看你那段子觉得你好厉害啊……大老师?你怎么了?”
“没什么哦~”露出慈祥的微笑。

这些天薛之谦可是被大张伟撩的心里痒痒的,纠结。
每次大张伟调戏他,他都想着“这家伙肯定是喜欢我”。但是吧转念一想没准他对谁都这样,或者他就喜欢调戏别人。所以大张伟到底为什么那次要亲他…薛之谦一直想问这个问题,但就是没那个胆。
有回他终于鼓起了勇气发微信问大张伟“你干嘛要亲我,不喜欢我就不要戏弄我!!”,不过他马上就撤回了,也不知道大张伟看到没。

“薛老师,我喜欢……”大张伟一本正经似乎还有点紧张的站在薛之谦面前。
表白??好紧张……
“我喜欢吃汉堡!”
“哦”耍我呢!这家伙真的是好恶劣啊!
这时薛之谦才意识到自己的被动,不行!必须要主动出击,我可是!我可是!气势瞬间上去了。
“大张伟!我喜欢你!”
“恩?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怂了,看来大张伟没有听到自己说了什么……松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这样还是有点太冲动了。
“嗨,您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都说没什么咯,以后再跟你说……”
“哈,不能现在说嘛!”
“恩…反正总有一天会跟你说的。”
薛说完这句话就打算离开了,大见此状马上追上去拉住他
“既然这样,你都说要告诉我了,现在就说。”
“哈?都说了总有一天告诉你,又不是现在!”炸毛薛上线。
“何必呢薛,快说你喜欢我…就用你刚才表白的那个气势。”
“什么!?你听到了!那你干嘛装作听不到!大张伟你又耍我!!”炸毛脸红薛上线!
啾~
“亲我干嘛!不说清楚不准亲!”
啾~
“嗨,我这不是想再听一遍你向我表白嘛~”
“不准你再这么耍我!不然我……!”
“不然你怎么着?”
啾~
“再这样我就亲回去!”

老男人的悲剧

很想写特别纯情的那种
大把薛怼墙角强吻了
“你……我的初吻。”然后哭了
大慌忙的安慰他,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说
“其实我也是初吻。”
但是后来吧我一想
两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初吻还没丢未免也太惨了……( ´・ᴗ・` )

就要欺负你!

薛之谦最近一直很愁,愁什么呢?这就得扯到另一个人了,这个人就是薛之谦最近被网友硬生生凑一块的cp大张伟。
其实薛之谦倒是对于和大张伟组cp没什么意见,毕竟他也算是大张伟的粉丝,大张伟的歌他听了 大张伟的专辑他买了 大张伟的综艺和访谈他也看了。
知道天天向上是和大张伟一块录的时候,他开心激动的不得了,连段子都没法写了就想着和大张伟录节目。可是人大张伟好像不喜欢他,刚开始和他接触的时候他好像总是在拒绝薛之谦。往他身上靠会被推开,和他讲话吧也是爱理不理的,加个微信也是问了好几次才给。唉,大张伟对薛之谦冷漠也就算了毕竟不熟嘛,可是后来两人见多了之后吧,事情变得更糟糕了…大张伟从原来的冷漠变成欺负薛之谦。薛之谦更是难过了自己偶像对自己冷漠就算了居然还发展成了讨厌自己。
“唉”薛之谦一脸哀愁的叹气
这已经是张鸣鸣今天第83次听到薛之谦叹气了,她快要憋不住了,好想把薛之谦拉起来打一顿。
“你到底在愁什么啊!”
“……唉,你不是说明天要和大老师录节目吗?”
“和大老师录节目有什么好愁的,你不是每次都笑的一脸春光灿烂。”张鸣鸣一脸鄙视,想着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
“和大老师录节目当然是很开心,但是他好像不喜欢我……甚至是讨厌我……”
“哈?他怎么讨厌你了?”
“唉”

有一次录节目休息吃饭的时候,薛之谦让助理给他买了肯德基,薛手里捧着汉堡刚吃了两口就见大张伟走进来。
“薛老师~一块吃饭吧。”
“好啊好啊大老师坐……你干什么啊大张伟!”大张伟径直走向薛之谦,一把抢过薛之谦手中的汉堡,直接咬下去。
“啊?我…我……喜欢吃…汉堡”支支吾吾的也不知是心虚什么。
“我才吃了几口……”

“张鸣鸣你说是不是很过分!”
“…不就是一个汉堡嘛,干嘛这么计较。”

薛之谦又讲起另一个故事。
之前录完节目拉着几个嘉宾一块去吃饭,以前听说这种聚餐大张伟都不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张伟那次偏偏就去了。
他们几个人点了几道菜吃,菜上来后大张伟一脸严肃的把服务员叫了回来又点了几道,都是些清淡的菜。
薛之谦正打算戴上手套吃小龙虾,就发现大张伟正在把小龙虾往其他嘉宾那推,还笑着叫他们多吃点……既然吃不到小龙虾那吃点别的,想着吃吃烤肉串吧,又见大张伟拿起烤肉串就往别的嘉宾手里塞说这个好吃快尝尝。
薛之谦有点生气心想他干嘛对他们那么好呢。
这时看见大张伟往自己碗里夹了点青菜
“薛老师您尝尝这个菜,可好吃了!”
蒙谁呢你!!挤兑我还是怎么着!!!
“谁宵夜吃青菜啊大老师。”
“嗨这不是为了您健康着想嘛,您多吃点青菜。别老吃那些不健康的。”大张伟边说边拿起烤肉串往嘴里送,颇有挑衅的意味。

“你说他是不是讨厌我!不讨厌我干嘛叫我吃青菜。”
“这不是挺好的嘛还给你夹菜,人不都说了为了你的健康好吗。”
“才不是嘞,他肯定是因为讨厌我,故意不让我吃好吃的,不然他干嘛让别的嘉宾吃小龙虾烤肉串偏偏不给我吃。”
张鸣鸣再次露出了鄙视的表情,自己的老板可真是蠢得噢无话可说。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讨厌大张伟咯”
“……没有啊”
“那你什么意思吗”
“我…其实……唉主要是他讨厌我。他可能讨厌我们这种唱情歌的吧。他都说他听情歌心脏疼了还得老和我一块儿录节目…我们俩还是商业cp,他肯定觉得我很虚伪…”
“(ㅍ_ㅍ)”年轻人就是想得多……
“唉,鸣鸣…以后不要给我接和大老师一块录的综艺了…商演也不要了…”
“那他演唱会我也推了哦”
“那可不行!”

“薛老师O(≧▽≦)O明天一块吃个饭吧。我想和您说说演唱会的事。”
“好的”虽然嘴上很得体,但是薛之谦心里倒是想着‘哼╭(╯^╰)╮,明明讨厌我还要和我吃饭,肯定是为了欺负我。’

薛之谦第二天赴约的时候已经想好如果大张伟再让他吃青菜就翻脸的准备了……不过事情和他预料的不一样,他一过去服务员就开始上菜了,而且都是薛之谦喜欢的菜。看着眼前的‘满汉全席’薛之谦拿出了烟想压压惊。打火机还没拿出来就被大张伟抢走了烟。
“薛老师您这烟不错啊,挺好的挺好的,没见过这么好的烟。”
“神经病啊你我们不是吸一个牌子的吗”
“哎是吗,您真是贴心啊,还特地送我喜欢的谢谢您嘞”说着就把烟放进口袋里。
“你%&、×^……”
“来来来薛老师多吃点,吃胖点好”
这回可真是把薛之谦气着了,后来给大张伟录演唱会vcr的时候喊的那句神经病啊确实是送给大张伟的。

那次商演过后大张伟开始愁了,怎么最近都没有和薛老师一块录的节目啊?经纪人之前还告诉他后面还有好几个通告都邀了他俩。他再去问经纪人这事的时候,经纪人说“听说薛老师那边全给推了。”
莫非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薛老师的事?没有啊……明明什么都没干啊,欲哭无泪。
“你能不能帮我问一下薛经纪人这是为什么啊。”犹豫了很久他终于还是开口求经纪人帮他问问了。
“哇张伟你可是干了不少事啊。鸣鸣给我发了个文档。我发给你你自己看看”
大张伟点开了名为“薛之谦本人讲诉的大张伟欺负他的实录”的文档。
这文档可够长的,大张伟边看边叨叨。
这都是什么啊,我一开始对他很冷漠?那这没办法,不熟嘛我又不喜欢交朋友。我吃他汉堡?auv薛老师这事也计较,别人的我还不稀罕吃呢。一块聚餐我对别人特别好偏偏就让他吃青菜?明明平时不聚餐那天偏偏要去?我那不是怕你被拐了嘛,你看你那段时间那么多工作,还不吃点健康的生病了怎么办,你自己不心疼自己可我心疼你啊。什么?把你烟抢了还让你吃胖点?吸烟有害健康知不知道,而且吸烟的人和别人接吻对方会感到苦,我可不喜欢苦!我现在也戒了不就是怕以后和你在一起后接吻你觉得苦嘛。吃胖点有什么不好的…我就喜欢白白胖胖的。
大张伟是越看越气,自己明明就是关心他!他不领情就算了还觉得自己讨厌他!薛之谦
真的是很没有情商!!既然这样……

薛之谦很久没有见大张伟了……最近大张伟也不发微信给他了,老实说有点寂寞。更气的是!每次自己发微信给他他都不回却发朋友圈。大张伟以前明明不发朋友圈的!最近却尽是在发跟各种好友的合照聚餐!什么跟王嘉尔弟弟录节目真开心!易烊千玺老师我爱你!!钱枫白白胖胖的真可爱!!明明很气但是又找不到理由质问大张伟。
大张伟一直在等薛之谦问他这件事,但是吧薛之谦就是一直没问他!朋友圈白发了!文案白想了!看来再这样下去看来不行了,马上到手的媳妇跑了可就不好了,得放个大招。

“薛老师…您方便和我那个那个吗⁄(⁄⁄•⁄ω⁄•⁄⁄)⁄?”
早上醒来打开微信一看!wocccc这是!什么鬼?!赤裸裸的诱惑?怎么办?
“哈?”
“就是那个那个啊啊(/▽╲)”
“哪个啊”
“就是您方便和我上床吗(#/。\#)”
“……说什么呢你…”
“我是认真的,薛老师。”
“……”
薛之谦思来想去都觉得这是大张伟在整自己肯定是有什么别的事……
另一边的大张伟也急不可耐,怎么薛还不回他?不会是把他拉黑了吧…好急啊怎么办?玩脱了?
“那好吧…”

勉强应下来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3^)╱~~太好啦”
“那什么时候?”
“auv薛老师这么心急啊。”
“神经病啊我不要面子的啊!!”
“(*๓´╰╯`๓)2月18号噢薛老师”
“演唱会那天?”
“ヾ(´∀`。ヾ)演唱会现场噢”
什么嘛原来只是台上表演啊……这家伙可真是够过分的,直说不就好了吗,真是个性格恶劣的人……
“不过啊薛老师,我怕是等不到那天了……”
“哈”
消息发出去就再没收到回信。
4个小时后,薛之谦家门铃响了……
都这个点了还有客人?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大老师……你怎么来了…”
“不是说了吗…我等不及了。”
“什么啊你”
“哎呀我的祖宗啊你怎么哭了”
“都怪你!”
“我怎么了我?”
“你欺负我!”
“哎呦,我那都是关心您啊。而且您没听说过一个人越是喜欢那个人就越是要欺负他吗?”
“不准你欺负我!”
“听您的都听您的以后都不欺负您嘞。”
后知后觉的薛之谦这时候才意思到大张伟的表白……
“那我有个问题问你!”
“恩?”
“你真的喜欢我吗?”
“那当然。”
“有多喜欢?”
“auv您这是打算跟我把紫薇尔康重演一遍?”
“神经病啊你!认真点!”
“大概是每分每秒都想把你吃掉那种程度吧……恩…现在也是”
薛之谦刚消下去的红晕又出现了,看来他今天是栽在大张伟手上了,不过……他倒是一点也不想跑。

梦里见到……

恩?这里什么时候新开了一家店。店名叫“钢镚儿聚集地”。什么鬼?到底买什么的。好奇心驱使着薛之谦走了进去,推开门看一白白胖胖的大妈做柜台那慈祥的微笑地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薛之谦仔细一看这店里摆满了马克杯,所以说这里是卖马克杯的。
“这个马克杯…真是好'别致'啊。上面印着卡通人物汉堡培根彩虹小马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图案。恩?底部还有文字…只要倒满绿茶在马克杯里就可以召唤出实现你心愿的小精灵…什么鬼啊蒙谁呢”
不过这里的杯子倒是看着挺好的,薛之谦挑了一个非常朴素的杯子拿去前台结账。
“先生~您拿这个杯子可能不太合适您哦~”大妈依然慈祥地微笑着,语调有种阴阳怪气的感觉。
“哈…为啥?”
“您入店后拿起的第一个杯子是和您最有缘的~最有可能实现您的愿望的哦~”
“这样啊……我还是买我手上这个吧。”
“先生~如果您买那个免费哦~”
“好的那我要那个了。”
“……”免费的不要那就是傻子啊。
薛之谦临走前大妈还吩咐他一定要记得倒绿茶进去不然小精灵不会出现。
“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相信这种蠢事呢。”
话是这么说下一秒就去买了瓶绿茶。回家后迫不及待的拿出杯子倒了进去。
1.2.3.4.5.6.7.8......
“什么都没发生嘛!”他生气地喝完了绿茶…把杯子倒过来一看,那段文字后面备注着要康师傅的绿茶。
好吧……再去买一瓶…
回到家把绿茶倒进去.1.2.3.4.5.6.7.8.9.10
“hello!i am迪拜王子阿拉伟,我系这个杯子里的小精灵。我会实现你的愿望的。”
“…不是说好的小精灵吗!你也太大只了吧”
“嗨您别介意这事…我这不是出生33年了都没人把我买走嘛。”
“那你真的可以实现我愿望吗?”
“那当然啦。只要你给我汉堡培根甜水儿巧克力………就可以了。”说罢阿拉伟露出了慈祥的微笑,和刚才的大妈长得还挺像。
“你信不信我把杯子砸了。”
“别别别,那你有什么愿望。”
“我想要有人喜欢我的歌听我的歌”
“嗨这不算什么愿望。您歌那么好听一定有很多人喜欢的。而且我也不是掌管梦想的。”
“那我要我的家人都身体健康。”
“这不归我管啊……不过我会保佑她们的。”
“那你到底能做什么嘛。”
“我没跟您说吗,我是爱神啊。”
“那你就给我一个爱人吧。”
“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吧。”



“薛老师,该起来了,天天向上录制要开始啦。”
“啊…好”原来只是个梦啊……白高兴了。
薛之谦看到大张伟脸那一瞬间才意识到自己梦到的阿拉伟和大妈伟就是大张伟啊脸长得一模一样。阿拉伟是现在瘦瘦的大张伟,大妈伟是以前薛见到的那个白白胖胖的大张伟。
节目录完后薛之谦看到赵英俊再向大张伟索要微信,他也凑上去强行加了大张伟微信。不过薛之谦也是个从心的人,就没敢给大张伟发微信。
后来有一次在机场薛之谦正在决定吃什么的时候突然想起阿拉伟爱吃汉堡这事。
“我们去肯德基买汉堡吃吧。”他扭头对助理说。
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大老师!”
“auv薛老师啊,您也爱吃汉堡?”
“当然啦,鸡只要出现在我面前它在我肚子里了”
大张伟没有再回薛之谦,只是低下头偷偷地笑,特别不张扬但是特别开心的那种笑。
看到薛之谦忘记找钱他更是笑的欢了,小声地对薛之谦说:“薛老师等我一下,一块走吧。”

那天录节目后台休息的时候,助理提着从肯德基买来的鸡给薛之谦。薛之谦看了看盒饭又看了看鸡。犹豫了一下……
“你帮我把这个拿去给大老师吧”薛又把桌上的肯德基提了起来拿给助理。
2分钟后
您收到一条微信消息
“谢谢您勒ヾ(´∀`。ヾ)把您肚子里的鸡给了我”
“神经病啊你夸张手法懂不懂。”
刚发完微信就看到大张伟一手提着肯德基一手拿着绿茶出现在休息室门口。
“薛老师一块吃吧。”脸上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谦谦这个袋子里装了巧克力,你帮我给大老师好吗他有低血糖。”
“啊?大张伟有低血糖?”
“是啊”
“那我喂给他吃”
看着手里的袋子,薛之谦若有所思。
自那次以后,薛之谦每次遇到大张伟,也不像其他男人是说一块喝个酒抽个烟,而是每次都会拉着他说:“走!大老师我们一块去吃糖/巧克力”这得看那天薛之谦带的是什么。
“今天带的是什么糖?”大张伟倒是饶有兴致的,因为薛每次都会带不一样的糖或巧克力,也许真有一天会带来粑粑味的巧克力。

某天晚上他又梦到阿拉伟了
“欠钱~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我也可以告老还乡了。”
“哈什么鬼哪有实现啊”
“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啊。 ”
“……”
“那你告诉我你喜不喜欢大张伟。”
“喜欢”
“那不就好了,那我走啦ヾ( ̄▽ ̄)Bye~”阿拉伟作势要回到杯子里
“别……等等。可是我还没和他在一起啊。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这简单啊,你把他怼墙角亲他一下就知道他喜不喜欢你啦。”
“这么随便!万一他不喜欢我以后不就尴尬了!”
“那我告诉你个小秘密吧,大张伟喜欢甜的。所以你亲他前吃颗糖就好啦。”说完毫不犹豫的回到杯子里和杯子一起消失了。
“真是的!”

薛之谦决定实施一下阿拉伟给他的方法,录节目的时候他就以一块去吃糖为由把大张伟约了出去。
走到一个墙角的地方一把抓住大张伟的肩把他按在墙上。
“薛老师您这是做什么呢!”
二话不说亲上去,亲了好一会才放开大张伟然后说。
“……换…一种方法吃…糖……”
“今天这糖可比平时甜好几十倍。”